当前位置:首页 > 段觅山 > 正文

一季度保费收入下滑近七成 国宝人寿一发起股东拟出清股权

摘要: 来源:华夏时报 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 开业四年,国宝人寿首次迎来股权变更。国宝人寿披露的公告显示,其发起股东四川川商...

一季度保费收入下滑近七成 国宝人寿一发起股东拟出清股权

  来源:华夏时报

  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

  开业四年,国宝人寿首次迎来股权变更。国宝人寿披露的公告显示,其发起股东四川川商发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川商控股”)拟将所持有的12%股权全部转让给四川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四川金控”),转让成功后,川商控股将退出国宝人寿股东名单。

  对于股权变更对国宝人寿可能产生的影响以及偿付能力持续下滑的原因等问题,本报记者曾向国宝人寿公司邮箱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该公司回复。在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看来,股权转让如果只是财务投资行为一般不会对保险公司的经营产生影响,如果是股权转让会引发董事会成员的变化则有可能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一定影响,特别是如果涉及到控股权的变化那将可能对公司整个经营理念和发展战略产生较大影响。

  本报记者注意到,四川金控在入股国宝人寿之前,曾牵头联合17家四川省内外大中企业发起设立一家农险公司,但最终因筹备期未取得银保监会的行政批文而终止。

  四成股权遭质押、冻结

  成立于2018年4月的国宝人寿,由四川省政府主导筹建,是银保监会成立后批准的第一批全国性金融机构,也是四川省首家全国性寿险法人机构。

  此次股权受让方四川金控则成立于2017年,至今仅有5年时间。虽然成立时间不长,却是四川省内唯一的省属国有金融资本控股及运营平台,业务范围覆盖银行、基金、投资管理等多领域,一个大的金控平台已见雏形,但还缺少保险和证券两张金融牌照。

  在入股国宝人寿之前,四川金控曾筹谋设立一家农险公司。2019年,四川金控牵头联合17家四川省内外大中型企业发起设立西部农险,拟出资2.1亿元持股21%,位列第一出资人。不过,2022年1月,西部农险召开发起人会议,鉴于筹备期未取得银保监会的行政批文,各发起人同意对西部农险的筹备工作进行清算并解散筹备组,终止项目。

  在北京联合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系教师杨泽云看来,此次四川金控接手国宝人寿部分股权,应该有弥补其所缺金融业务的考虑。

  此言不虚,按照四川金控“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末要建成以银行、保险、证券、信托、基金等金融机构和资管、增信、融资担保等类金融机构协同发展、两翼齐飞的综合金融服务平台,成为中西部乃至全国金融行业有重要影响力的金控标杆。

  李文中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接手国宝人寿的股权将能够进一步丰富其金融版图,并且能够更好地发挥相关机构之间的业务协同作用,他们可以在业务拓展方面加强客户资源共享和客户资信管理,在投资与资产管理方面加强协调与合作。也就是说,实现业务发展与风险控制两个方面实现共赢。

  开业4年至今,国宝人寿尚未出现股权变动。从股权结构来看,目前,国宝人寿有9家股东,其中,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与成都先进制造产业投资有限公司2家四川省内国有企业,合计持有33.5%股权,其它7家为民营企业。而这7家民营股东中,有4家股东所持股权处于非正常状态。

  具体而言,中金国泰控股集团所持13.5%股权被质押和被冻结;重庆金阳房地产所持12%股权被质押和被冻结;四川雄飞集团所持10%股权和成都市天鑫洋金业有限责任公司所持5%股权均被质押。整体来看,国宝人寿被质押、冻结股权合计为40.5%。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月,雄飞集团因资不抵债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也曾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国宝人寿10%股权,作价3.75亿元,但后来取消转让事宜。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朱俊生曾向本报记者表示:“股权质押本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一般而言,国有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相对较少,而民营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更普遍,因为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相对较窄,保险公司股权是质量相对较高的押品,融资比率比较高,质押融资是很多企业的选择。但如果个别股东有过于激进的质押融资行为,会加大自身流动性风险,进而危及险企股权结构。”

  一季度保费下滑近七成

  再来看国宝人寿近几年的经营状况,2018年至2021年,国宝人寿分别实现保费收入3.28亿元、10.16亿元、19.25亿元、26.58亿元,呈明显上行趋势。同期净利润为-0.69亿元、-0.26亿元、-1.13亿元,但2021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0.16亿元。

  不过,2022年1季度,国宝人寿实现保费收入4.19亿元,规模保费同比增速下降68.88%,净亏损0.45亿元。同时,近几年国宝人寿的偿付能力也不断被消耗,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2019年末的1810.82%下降至2021年末的166.99%。今年1季度,国宝人寿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进一步下降至134.72%,较上季末下降32个百分点,尽管满足银保监会要求的标准,但处于行业较低水平。

  对于国宝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下滑的原因,杨泽云告诉本报记者,其偿付能力下降一方面是源于投资损失,综合收益下降,另一方面业务增加,特别是储蓄型保险业务迅速增加,使得认可负债增加,因此,尽管认可资本年年增加,但实际资本仍是逐年下降,偿付能力充足率也逐年下降。需要通过增加资本、调整业务结构、再保险等方式提高偿付能力。

  李文中则向本报记者表示:“国宝人寿成立于2018年,随着业务的开展,资本充足率不断下降是一个正常现象,而且今年开始落地的偿二代二期工程强化了对各家公司的偿付能力监管,也应该是国宝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进一步下降的原因。但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只有高于100%才能正常开展业务,低于120%将受到监管的重点关注。当前国宝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4.72,已经快接近120%,公司需要重视这个问题。

  对于如何提高偿付能力水平,李文中指出,由于保险公司偿付能力涉及到资产负债两个方面,因此保险公司一般可以通过调整保险业务结构和投资资产结构来改善偿付能力,还可以通过增加资本金或者发行资本债券的方式来提升公司偿付能力。

  6月1日,国宝人寿召开党委会时提出,公司要通过改善产品结构,降低产品费率,提高客户服务能力等方式,着力提升产品内含价值和客户续保率等长期价值指标。要在业务拓展、产品开发、投资管理、基础服务等方面,切实加强能力建设,开展体制机制创新,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同时,要以增资扩股、稳定偿付能力和防范化解各类风险隐患为重点,推动完成全年重点工作任务。

发表评论